oa7. app名优馆

很快的,帝都和京西省的负责人都来到了这边,帝都驻军和京西省驻军在附近的山头上建立了加密通讯基站和防御手段,甚至还曾经派出无人机想要到那片迷雾当中露出来的几个山头上去看,结果失败了。

无人机飞进迷雾的范围之后,就算是没有接触到迷雾,信号和器件云行也开始受到了影响,先是信号中断,飞上高空之后也不行,等到降落山头的时候,还没等落在地上,就失去了控制,跌落进了山谷当中。

“嘶!”技术兵顿时吃了一惊。

安小语顿时摇头说道:“这片迷雾只不过是一些具现化表象而已,实际上作用的,更多是你们看不到的神魂力量,现在的科学水平还没能够看到神魂的能力,你们看不到,但是我们看得很清楚。”

浮生点头:“这片山谷里面的神魂之力是活的,大概这就是养蛊和养煞结合起来的效果,当年的蛊魂又产生了新的类似灵性的东西,会对不认可的任何东西都产生攻击效果,一旦接触便是跗骨之蛆。”

技术兵也是接触过有关神魂的东西,只好说道:“目前没有任何动力系统和电子器件的飞行技术,还是索素的拟态,但是索素集团不在帝都,现在恐怕联系不上,就算联系上了……”

就算联系上了,索素公司估计也是自顾不暇了。技术兵不说,其他人也都知道,现在帝国正在混乱之中,全面军事管理还没有全部实行,各个省份的情况都还没有摸清,乱的不行。

而且就算是拿到了无人机又能怎么样?在这片迷雾当中任何的信号都会被屏蔽,所有的能量都会被干扰,除非是像中央超级大计算机那样以生物为基础的结构,还能够有一点自主抵抗能力。

所以说将任何的东西送到那几个山头上去都没什么大用。

“如果是送一套光学系统进去呢?至少可以随时观测里面的动静。”许何为突然出现在了这边,在他的前面走着的高大身影,正式王禛言。

王禛言来到这边之后,马上下令:“去联系所有和索素有关的店铺、公司,还有和索素有过合作的研究所、私人产业、富豪,把所有能用的东西都给我带过来,样机、报废品、私人所有物,都按照军管条例征调!”

“是!”传令兵转身就去传达命令了。

纯净白皙爱摄影姑娘地铁处写真

技术兵这个时候说道:“如果是送光学系统的话,那就只能是自然光了,光纤结构也会被干扰,所有人为的光子系统都会受到攻击而瘫痪。但问题是,这里面就算安个望远镜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啊……”

众人看着面前那片浓厚的迷雾,都是有些无奈了。

“聊胜于无,用来做安慰手段也行,去准备!”王禛言依旧坚持,等到技术兵去调器材的时候,这才问安小语:“你想进去看看?”

王禛言最近一直都在领导新军改革的事情,地位越来越高,权利越来越重,从手下的力量来讲,他手中掌握的队伍不知道是东荒军的多少倍,自然是威严日益提升,说话的时候不自主的就有一股王霸之气。

安小语点头:“时间不等人。”

王禛言也是听出了安小语的意思。

昨天一个晚上,就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终结汇聚了九方势力在帝都大闹一场,短短时间之内就将整个帝国搞成现在这个样子。紧接着西山鬼带着宇宙树果实撤退,没有离开却在这里打开了这样的一个领域,要说没有鬼,谁也不信。

但是终结和西山鬼到底想做什么,没人知道。这块地方到底是作为据点使用,还是作为什么其他的作用,同样没人知道。帝都的枕头边上多了这样的一块地方,不快点弄清楚怎么行?

“等突击队。”王禛言说道。

安小语点点头。

突击队的作用倒不是和安小语一起进去,没有了安小语的七位一体,任何人进入这片地方都会受到攻击,成千上万枉死的冤魂,被练成蛊魂的神魂核心,一整片地脉的煞气,上万年的融合进化,这样的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之所以要等突击队,是因为突击队在应付这样情况上的经验丰富。

包括安小语腰上的绳索,她的身上至少带了你不下十种不需要电子设备的保险装置,而且突击队还临时给安小语补习了一些有关探索未知地域的知识,还弄来了这片山谷以前的详细地图。

全副武装之后,安小语点点头说到:“我进去看看。”

瞬间进入了七位一体的状态,保持绳索依然缠绕在身上,安小语走进了迷雾当中。

在进入山谷的一瞬间,安小语就感觉到了身边铺天盖地神魂之力。这些神魂之力当中蕴含着大量的负面情绪,还有诡异的阴邪能量,似乎是感受到了安小语的生机,不断地朝着安小语的方向攻击过来。

但是安小语的身体已经在另一个层面的世界了,七位一体就是这样的状态,除非是纯法则攻击,否则不可能追到大道的层面触碰到安小语。而一切的物理、神魂,都不可能触碰到安小语的身体。

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安小语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只是一步的距离,整个世界都好像变了,山谷不见了,天空不见了,头顶上的阳光也不见了。安小语似乎陷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视线范围就只有不到两米的范围,周围全都是灰白色的雾气,脚下的地面都是灰白色的,整片土地都失去了生气,恐怕这一片地脉都已经被彻底吸干了,土地都呈现出了一种灰白的颜色,有点化砂。

安小语想了想,脚步稍微离开了地面,开始向前慢慢地飞去。

在上学的时候,安小语他们的侦查基础课程就曾经交给过他们判断距离和速度的方法,平时的训练也曾经培训过他们对于自己方位、方向和前进速度的判断,用来辨别在山林中的位置。

突击队找来的山谷地图十分的详细精确,比例尺也相当的准。安小语进了山谷之后,按照心中的判断和地图上的方位前进,配合着安小语人灵神魂的计算水平,很快就摸清楚了方式。

朝着几个山谷入口处的标志性地形试验了几次,安小语都非常准确地判断了方向,也确认了自己的判断方式无误,这才开始朝着山谷的更深处前进,沿途在标志性的山崖或者大块岩石上留下了记号,向前不断地摸索。

整片山谷一共涵盖了二十六个山头,纵横山谷总共也有十二条,总的来说,以中央基本上呈现三角形的三条山谷为中心向外扩散,在山头之间蜿蜒,如果说最有可能作为整个鬼蜮中心的,就是最中央的三条山谷交汇处了。

安小语慢慢地顺着现在这一条山谷像更深处摸过去,腰上的绳索拖在地上,已经感觉不出来后面是否还连接着外面了。安小语也没有畏惧,她不相信这片地方能够对抗的了霜狼和尘狼,大不了烧穿一个洞钻出去。

继续向前走,安小语很快便顺利地穿过了一条山谷。

越往深处,山谷当中的荒凉和死寂越发的深重,安小语已经有种深陷现实和虚无夹缝中的感觉了。神魂和煞气组成的世界,会不会连接夹缝世界?安小语忍不住想到。

西山鬼带走了宇宙树果实,果实当中连通着大道空间,而现实虚无夹缝就在大道和天道之间,而宇宙树果实又能够获取足够的能量,西山鬼是不是能够通过这个地方,从另一边将他们的族人或者太古万族的士兵大量传送过来?

想到这里,安小语越发觉得可能,于是更加快了速度。

又穿过了一条山谷,再往前一步就是最中央的三条山谷的入口,安小语盯着远方的迷雾,最终还是冲了进去。

然而就在进入这条山谷的一瞬间,眼前的世界再次发生了变化。安小语的眼前一花,耳边顿时响起了一片喊杀声,一道闪光亮起,长长的投枪直射安小语的眉心,一瞬间就到了眼前。

安小语下意识地抬起手,就是一道橙红色的恒星之力挥出。

但是就在她诧异的眼神当中,恒星之力直接被投枪穿透,两边似乎都不相干一样朝着相反的方向继续飞去。安小语一个侧身,躲过了投枪,却看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古代铠甲的人,被投枪穿胸而过。

安小语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一片战场,而自己所在的,似乎是整个战场的中心位置,周围的山头起伏,半山腰上、整个山谷里面,到处都是人类的战士和各色的异族。

双方在山谷当中厮杀,鲜血抛费,喊杀震天,日月无光。

而这样的杀伐场面,甚至绵延不断,在远处山头上隐现着战斗的场景,能量的爆炸在山顶和天空上轰隆不断,看不到的山谷里也全都是兵器碰撞和嘶喊惨叫的声音。

这就是古战场!

安小语一时间竟呆住了。

又一条投枪飞来,安小语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躲开,投枪就像是穿过虚影一把穿过了安小语的身体,却不是因为七位一体的缘故。

身边的这一切都是如同天灵域当中一样的岁月留影,这些东西都是藏在 这些神魂之力当中的记忆,在当初他们死去的战场当中重现出来,当安小语进入战场范围的时候,便陷入了这样的幻觉当中。

这种幻觉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安小语很奇怪,自己的七位一体状态,应该不会受到任何神魂的干扰,既然没有受到影响,自己为什么能够看到这样的场面?难道这是真实存在的幻想?类似于光影成像一样的东西?

她觉得有些可能。

放眼望去,安小语便看清了整个战场的局势,人类和异族双方确实势均力敌,正常战斗进行得正到酣畅的时候,突然在整个战场的外面,一道环形的光幕就这样突然升起来。

紫色的光幕出现,将整场战斗全部包裹在其中,正在交战的双方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光幕,都是有点发呆。但是正在战斗当中,不由得他们多想,双方可能都猜测这是对方的后手,只是愣了一下,便将这场战斗继续了下去。

但是安小语渐渐地发现不对劲了,在光幕产生之后,整个战场的气氛就开始变化了。不管是人类还是异族,所有战士的状态都开始缓缓地进行了一种诡异的在转变,不好的转变。

他们的眼中开始多了凶残,行动也开始失去了章法,仿佛从训练有素的士兵变成了没有开化的野人。整个战场慢慢地变了味道,然后变成了疯狂撕咬的养蛊器皿,所有的变化都来自那道紫色的光幕。

安小语不用猜都知道,这道光幕绝对和西山鬼有关系。

虽然在光影当中没有当时任何的能量波动留下来,只有形状、颜色这些表象,但是这样的紫色,加上现在西山鬼的到来和迷雾的出现,安小语可以肯定,当年的事情八成就和西山鬼有关系。

是西山鬼和巫师一脉留下的手段?安小语猜测着,却发现了另外的一个诡异场面。

刚刚从安小语面前冲过去和另一个异族拼杀在一起的那个人,安小语明明记得不久之前就从自己的眼前跑过去,然后死在了某个异族的手底下。但是现在他又出现了?不能是孪生兄弟吧?

想到这里,安小语连忙看向了那个人,发现那名人族战士就这样冲向了一名异族,两方交战在一起,几个回合之后,人族战士将异族斩杀,又冲向了下一个异族,一直到第三个异族,才被斩落在地,人头都掉了。

安小语记得之前这人死的时候分明就是被人穿胸捅死的,这回变成了斩首。想到这里,安小语继续站在旁边观察着这人的尸体,等待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果然,没过多久,这人没有头的尸体突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迷茫地转了两圈,然后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脑袋,往脖子上一安,顿时完好无损,又捡起了自己的刀,他高喊着冲向了另一边。

安小语顿时毛骨悚然,看向了周围,这样的场景还在整个战场当中不断发生着,所有的人和异族都被杀死,然后重新复活,进行着无休止的战斗,这样的场景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

她开始知道了,自己看到的并非是神魂当中的记忆,而是这一大片神魂的执念。这些执念便是从当初被结界笼罩起来之后的绝望和希望汇聚而成。这些神魂生前战死沙场,死后又不得消散,被风引导了地脉当中。

他们在地脉里面进行着长达一万年的战斗,这一场战斗没有开始,亦没有结束,只要他们的神魂还存在一天,战斗就会继续。在战斗当中,他们被对方打碎,随后重组继续战斗。

在重组的时候,他们开始渐渐地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渐渐地,他们已经没有了敌人的概念,而是漫无目的地胡乱战斗,混合着整个地脉的煞气,渐渐地形成了核心蛊魂的身躯。

于是整个执念便被蛊魂彻底剥离开来,它占据了这些人的神魂,揉成了自己的形体,然后将这些负面情绪作为攻击手段保存了下来,形成了现在的场景。

不过,这场战斗不会结束,我到底该如何离开?

安小语开始头疼起来了。既然自己看到的场面是执念的保留,那么就不会受到神魂之力的影响,而自己一旦在这里面出手,恐怕就会引起蛊魂或者是隐藏在山谷里的西山鬼的注意。

但是如果不破解开这些执念的幻境,自己就没有办法看到周围的真实情况,如果被人偷袭的话,甚至这些幻象当中可能会有什么阴险手段的话,说不定就要中招。

这还真是让人难以取舍啊……安小语无奈地看着周围的这些狂战士,最终还是选择了将神魂之力扩散出去,将身边所有的力量全部都推开。不管执念到底是依托什么而存在,所有东西都推走不就行了?

眼前的幻象瞬间消失,安小语的瞳孔一缩,一支投枪朝着她的面门飞了过来!

这一次可不是假的,安小语早就有了准备,恒星之力闪现,投枪触碰到橙红色的光芒之后,顿时化为了虚无,飘散在了灰白色的迷雾当中。

冷冷地看着眼前出现的几道身影,安小语问道:“果然就是你们!”

从迷雾当中出现的这几道身影,毕竟看不清面容,整个迷雾领域的能见度就只有两米左右,他们站在十米开外,安小语只能是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不过还是能够分辨地出来,其中大部分都是西山鬼,还有两个身上穿着古怪衣服的人族。

巫师?安小语没有继续开口。

对方似乎也没有和安小语交谈的打算,只是站在了原地。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道巨大的黑影突然从迷雾的当中出现,从斜上方冲向了安小语,整个黑影大概有半个机甲大小,大概五米多高,周身带着一种凌厉的死亡法则气息,朝着安小语扑过来。

安小语急忙闪身躲开,在两米的范围内,看到了这一只巨兽的一点轮廓。

“地穴龙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