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丝瓜视频

   果然,没过多久,蛇母便开始意识到不对劲。

   她满以为传了白素贞修炼功法,经过数十年的修炼,恐怕已经同化了其以前的修为。

   那样的话,她便可以轻而易举吸走白素贞数百年的修为,既出了一口恶气,同时她自己的修为也将大涨。

   惜乎,蛇算不如天算。

   刚吸了一点点,正洋洋得意时,突然间……断流了?

   蛇母不由吃了一惊,细细一看,却发现白素贞已经不再受她所控,已然飘落地面。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随着白素贞念动金光神咒,一缕缕金光再次涌现,形成了一道耀眼的金光护罩。

   “反了反了!”

   事已至此,蛇母不再抱一丝幻想,抢先发动了攻势。

   她的头上有几条小蛇,远看像是她头上的发辫,近看才会发现……竟然是几条小蛇。

   不过这时候,这几条小蛇在蛇母的催动之下却腾空而起,变作几条长达十余丈的巨蛇,分头冲向白素贞与顾鸣……

   漂亮美女朱唇粉面清纯唯美生活照

   “阿弥陀佛!”

   战斗刚刚开始,随着一声佛号,场中又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个和尚。

   正是白云大师与十方。

   见状,蛇母更是一脸疯狂,冲着白素贞怒吼:“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你是故意引为师来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为师?”

   这时,顾鸣忍不住道:“凌梦姬,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收弟子的目的无非就是让一众弟子当你的修炼炉鼎。

   如此行径,可谓是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亏你还有脸称什么为师,今日,我等便要替天行道,诛了你这妖妇!”

   “哈哈哈,替天行道,好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那就来吧,看看谁死!”

   蛇母彻底狂暴了。

   一股无边的戾气涌出,竟在黑山上空形成了一层层黑雾……

   幸好现在是大半夜,否则必然又将引起一众百姓的恐慌。

   感应到蛇母的强大气势,顾鸣不由暗自皱眉。

   没道理啊,按理说这老妖婆没这么强的……

   毕竟蛇母来自于他笔下的《白蛇传》世界,对她的实力顾鸣应该是心中有数的,以己方现在的阵容来说,就算没有任何提前布置,收拾她完全没有问题。

   但,现在看起来……事态恐怕有点难以预料了。

   这只能说明,诸天人物的降临或许因为某种微妙的法则,各方面都有了变化……

   “你们都去死吧!”

   随着蛇母一声怒喝,之前的几条大蛇,包括她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当然,她不是逃了……

   下一刻,空中突然出现了两盏大灯笼,猩红的光,在夜空中分外的耀眼。

   “这是……一条黑龙?”

   十方揉了揉眼,一脸呆痴地看着天空喃喃自语。

   白素贞同样一脸震惊地看着天空中的那条长达数十丈的巨大黑影。

   扁平的三角头怕是有一张圆桌大小,蛇头上长着一对短短的角,蛇腹下也长出了两只前爪,体表覆盖着一层泛着寒光的黑色鳞片。

   蛇族有一种古老的进化修炼方式,由蛇化蛟,再由蛟化龙。

   很明显,蛇母已经掌握了这种古老的修炼方式,而且已经突破桎梏,假以时日,再长出两只后爪,那就算是彻彻底底化蛟了。

   现在,算是半蛇时蛟。

   就算如此,这也出乎了顾鸣的意料……毕竟,在他书写的《白蛇传》中,蛇母的本体乃是一条黑蛇,并没有蛟化的迹象。

   这也给顾鸣提了一个醒,以后对于诸天人物不能再以中的设定一概而论。

   世间一切事,皆有变数。

   “呼!”

   黑蛟在空中张口一喷,当下里狂风四起,飞沙走石。

   同时,黑蛟一头扎下,两只粗壮而又锋利的前爪恶狠狠抓向白素贞……

   “轰!”

   白素贞挥掌一击,激起了一声巨大轰响,同时借势退出十余丈。

   不过,黑蛟的身体相当庞大,而且也十分灵活,当即又追了过来……看样子,蛇母是铁了心要先灭掉白素贞。

   “大风起兮!”

   顾鸣一挥毫,也卷起了巨大的风团,以反风之力驱散黑蛟所形成的妖风。

   随之念头一动,当碧落当作飞剑操控,流星般自空掠空攻向黑蛟。

   “金刚掌!”

   十方也没闲着,一道道金色的掌印拍出。

   但,蛇母毕竟有着一千多年的道行,加之所化的黑蛟又是蛟类中最为凶猛的一类,皮糙肉厚,很难对付。

   “般若波罗蜜……”

   “去!”

   眼见战况紧急,白云大师也开始施展绝学,一边念动法咒,一边抛出手中禅杖。

   “昂~”

   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悠长的龙吟。

   那支禅杖瞬间化成了一条金龙扑向黑蛟……

   战况,变得越发激烈。

   过了一会,场中突然响起一阵杀气滂湃的乐曲声。

   这首曲子,乃是顾鸣弹奏的一首《十面埋伏》。

   以他现在的一身所学,并不一定要亲自动手,琴、棋、书、画皆可化招克敌。

   果然,乐声一起,蛇母的攻势明显开始变慢。

   化蛟之后,她的防御的确很强,但毕竟没有完全蜕化,境界尚不算稳。

   而顾鸣现在的攻击方式乃是精神层面的,正好击中她的弱点,令其心神难宁,神魂深处仿佛有千万只细针刺入,痛楚难堪。

   如此一来,顾鸣成功拉走仇恨,迫使蛇母掉转头来全力对付他。

   可惜,她这心神一乱,可就被白云大师抓住了机会,当即施展绝学大悲掌镇压蛇母。

   同一时间,十方与白素贞也全力出手。

   “金刚伏魔!”

   随着十方一声大喝,整个人腾空而起,佛光笼罩之下,仿佛一尊罗汉。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白素贞所施展的,乃是道门正宗绝学。

   这一下子,佛、道、儒三家绝学齐齐压身,蛇母哪里还承受得住?庞大的身体仿佛漏气一般开始不断缩小。

   她本身就是强行化出半蛇半蛟形,遭此重创后自然再难支撑,又一次变回人形。

   “算你们恨!”

   蛇母擦了擦嘴角的血,恶狠狠扔下一句台面话,身形一动便想遁走。

   “妖孽哪里逃!”

   白云大师早有准备,抬手抛出一个金钵。

   瞬间,一道金光将蛇母笼罩其中,仿佛一座大山压身,令其无法遁形。

   同一时间,顾鸣也及时抛出几枚棋子将其困住。

   “别杀我,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

   这时候,蛇母终于怕了,怂了。

   因为她很清楚,她再反抗的话,说不定就会落得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那就意味着永世不入轮回。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她还是一个修炼了一千多年的妖精,又怎么舍得就此消亡?

   “不能饶过这妖女,就算不灭她,也要废了她的修为,将其永久镇压!”

   十方开始捅刀子。

   白素贞叹了一声,没有发表意见,看样子是默认了。因为她心里知道蛇母一向狡猾,且心狠手辣,留着就是个祸害。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白云大师诵了一句佛号。

   随之瞟向顾鸣道:“顾大人,念其修炼多年不易,可否听老衲一言?”

   “大师有何高见?”

   白云大师下意识抬眼看天,喃喃道:“如今风云莫测,充满了未知的变数,我等也需要几个强力的帮手……”

   听到这里,十方不由急道:“师父,你是老糊涂……咳,弟子的意思是,你对别人慈悲可以,但这妖女一旦脱身,必然会是个大隐患。”

   “你以为为师不知道?”白云大师瞪了十方一眼,随之瞟向顾鸣解释道:“此妖女虽心狠手辣,但也不是全无用处,老衲有一秘法……”

   说到这里时,不由凑近顾鸣耳语了几句。

   听完,顾鸣眼睛一亮。

   “凌梦姬,本公子可以给你一条生路……”

   听到此话,蛇母却没有想像中的惊喜,而是皱着眉头问:“是不是有什么条件?”

   “那是肯定的,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只能让白云大师将你收到金钵中慢慢炼化,炼个一月两月……那种滋味想必不太好受。”

   “你……卑鄙!”

   蛇母一副弱女子的样子,气愤地喝了一句。

   “那就炼三月五月……反正时间有的是。”

   蛇母不由打了个寒颤。

   真要将她收到金钵炼上个三月五月,那还不如让她死个痛快。

   罢了罢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一时间,凌梦姬不由心灰意冷问道:“说吧,要怎么样你们才肯放过我。”

   顾鸣笑了笑道:“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一柱香的时间就能搞定。”

   “到底什么事?”

   “认本公子为主人,此生忠诚于本公子!”

   “什么?”

   凌梦姬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她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毕竟她曾经是堂堂蛇母,高高在上,只有别人听她命的份,哪有做别人奴仆的道理?

   “没听清?那本公子再说一遍,认本公子为主人,此生忠诚于本公子!”

   “不可能!那还不如杀了我!”

   “想一死了之?那可没那么容易,白云大师,要不将她收到金钵中,炼上个三五年算了,反正她罪大恶极……”

   “你……你不要太过份了!”

   凌梦姬一听要炼三五年,要哭的心都有了。

   “过份么?其实认本公子为主,对你来说反倒是好事一桩。

   自此后,你可以踏上正途,只要真心悔改,以后修成正果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是一个新的世界,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新的机会,一个新的开始……”

   凌梦姬脸色数般变幻,最终咬了咬牙道:“好,那我以后保证不做坏事,用心修炼,重新开始。但,我不要认你为主……”

   “哈哈哈,你的保证值分文不值。想要放你一条生路,唯一的出路就是认本公子为主,无第二条选项。”

   “不、可、能!”

   凌梦姬死鸭子嘴硬。

   “阿弥陀佛!”

   白云大师诵了一声佛号,缓缓举起金钵……

   这算是最后的警告,不服从,那就要动真格的了。